把三个女儿送进美国名校,耶鲁爸爸:爬藤是一场系统性博弈

发布时间:2021-12-14编辑:admin阅读(35)

从业近25年,张恒瑞发现,每年,总有顾问机构会给学员们灌“鸡汤”。比如:GPA不高也没有关系,多做活动,也是可以弥补的;不用管其他同学怎样,瞄准梦校,坚持到底不放弃;好多美国大学已经标化考试optional了,SAT或ACT没考,也不用担心;这些鸡汤不仅毫无营养,还有可能成为孩子们追梦路上的绊脚石。最为典型的印证,就是去年的早申季。不少学霸由于误判藤校及TOP 10 学校将SAT成绩改成可选(Optional)的影响,导致他们过高地定位自己,盲目追逐梦校。最后,申请者不仅失去早申这一宝贵机会,并在常规轮遭遇更残酷的搏杀。“整个申请过程,需要全面规划,这不仅要求学生们正确、客观的评估自身实力,还需要了解同校竞争者的情况。”在张恒瑞看来,尽管美本申请并不是零和博弈,但制定策略,至关重要。普娃女儿的三连跳:从国内初中、到美高、再到宾大从耶鲁大学硕士毕业后,张恒瑞踏入留学领域。直到今年,他亲历过近万例留美申请,将不少学生送进顶尖美高和藤校的大门。他的三个女儿就是其中的典型。大女儿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沃顿商学院 (The Wharton Schoo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就读本科,二女儿就读于菲利普斯 · 安多佛高中 (Phillips Academy Andover),三女儿则就读于菲利普斯 · 埃克塞特中学 (Phillips Exeter Academy)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大女儿。在上海国际学校就读初中后,女儿很争气,申请上排名前十的顶尖美高。但入校后,女儿在国内尖子生的优势,被更为厉害的优秀学生打破。不少人认为,美高是爬藤捷径,却忽略了围城内的强大竞争。这所学校生源来自美国各州、甚至全球不同国家,学生民族属性也很多元。中产以上白人家庭中,父母多有名校背景,靠高校legacy策略,也能为孩子争取一个好未来。而黑人孩子,虽然家庭条件未必优渥,但也可以用族裔优势,另辟蹊径上名校。对比来看,华人家庭处境艰难,孩子往往要获得更为优异的成绩和表现,才能录到心仪梦校。除此之外,对从中国考入美高的学生来说,语言能力总归赶不上本地学生。在某些文科科目上,女儿得付出比同学多30%的时间,才能达到与本地学生相等的阅读和写作水平。学霸优势不再,只有制定合理战术。在客观评估女儿各方面实力后,他制定了一套以“分清轻重缓急”为主旨的申请策略。他建议女儿,把重心放在课内成绩上,平常也积极参与校内活动,但并不盲目在课外做背景提升。运动方面,也仅主攻排球这一个项目。假期是另一个准备重点,主要以SAT备考与学术项目为主,优先安排SAT,其次是学术活动。暑假,女儿也并没有盲目地做背景提升,而是深耕国际关系这一专业方向,并选择哥大“政治与媒体”,以及伦敦政经“世界权力转移”两个主题课程的夏校。“优秀的GPA和标化成绩,以及课外活动都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但其实前者更为重要。”张恒瑞说道。搞不定GPA和标化?它们的比重只会越来越大很多年前,有一种理念在留学圈扩散——课外活动可以拯救成绩和标化。对这一理念的坚持者会以Holistic Admission(综合招生政策)为“纲领”,来洗脑学生和家长:“美国大学名校审核绝对不会因为你的GPA不好、SAT分数低就直接拒绝你,还是会看你的文书和课外活动。”但多年的申请复盘经验,以及女儿成功申请的案例,都让张恒瑞对此观念抱持怀疑。在他看来,美本申请绝非投机取巧,相反,申请竞争越来越激烈,GPA在美国大学名校招生办审核时所占比重愈发显着。到底有多重要?我们找到几位过往被名校录取的学生案例。被哈耶普斯录取的A同学:托福115+,SAT 1500+,GPA 4.0+;被排名TOP10学校录取的B同学:SAT >1550,GPA 4.0;被哈耶普斯录取的C同学:SAT1500+, GPA 4.0;被排名TOP15学校录取的D同学:托福115+,SAT 1500+,GPA有3个B(10年级时)。从规律来看,如果是哈耶普斯麻这类名校,必须是学霸成绩,外加出彩的活动和信服的申请故事,GPA也需要尽量争取满分,托福实现115+, SAT最好1550+。如果梦校是布朗和康奈尔,尽量要做到GPA3.9、托福110,以及SAT1500的成绩。这些规律虽然没写到大学招生政策中,却真实存在于招生过程里。如果没有达到这些隐形门槛,申请者需要有强大的理由说服对方,自己是足够优秀的。“课外活动除非是能够成为特长可以得奖,才会对申请大学有帮助,才能对GPA或SAT有所弥补和帮助,否则活动不要参加太多,以免影响学习和GPA成绩。”张恒瑞解释道。在录取率越来越低时,录取学生的GPA只会越来越高。张恒瑞发现,有越来越多的前30名大学,以招收各个名校高中GPA前10%的高三毕业生为主,如果不是年级前10%,就很难被前30名的大学录取;而想录取前15名或藤校,那就更难。这也让另一个话题“同校竞争”变得格外敏感。GPA的意义,往往是在同一学校的参考体系中,才有体现。美本申请中的博弈论也正在于此。通常来说,同一所学校成绩最好、最优秀的学生,往往有优势打败同校其他所有同学进名校。他们往往会在ED/EA轮冲击哈耶普斯麻。这批学生往往成为了常规轮申请的天花板,同时影响了其他学生的申请和录取。如果他们如愿以偿拿到offer之后,可能仍会申请其他名校;如果没有获录,则会在RD轮将15-35的名校作保底。但这几年,美国顶尖大学的录取并未放水。在名额有限的情况下,这类学生往往会重复占据录取名额,使得原本可能录取其他同学的名额,就这样被浪费掉。课外活动能锦上添花,但切忌盲目跟风在诡谲多变的申请年时,不放弃GPA和标化成绩,并提前做好申请时间、目标的规划,至关重要。还有一点也无法忽略,那就是切忌盲目跟风,尤其是在课外活动和特长培养上。我们曾报道过不少学霸成功上岸的故事,一旦他们的申请中出现小众活动,很容易造成学弟学妹们跟风效仿。从家长角度看,这是吸取成功经验,但从招生官角度,当小众变大众,项目的特殊性和吸引力也会逐步下降。像耶鲁大学的Yale Young Global Scholars (YYGS)就是典型。“最早一拨吃螃蟹的学生,因为信息不对称、参与人数少而获益,但很多夏校项目,甚至不如校内的学术性社团活动和大学的暑期学分课程。”张恒瑞评价道。我们在今年唯一拿到哥伦比亚大学早申offer的学霸周围,也发现了类似的羊群效应。这位学霸在申请时,凭借在国际辩论赛中的优异成绩,获得招生官的青睐。他的事迹也在学弟学妹中传开,不少父母们来咨询他所培训的辩论机构。“辩论的确有其自身特色,如果有学生想要申请国际关系或者公共政策方向,我们会建议他/她可以作为课外活动。但如果是申请其他专业,也就未必能起到作用。”在张恒瑞看来,活动需要充分体现申请人的特点和素质,否则吃螃蟹的人,可能会被“螃蟹夹伤”。疫情改变了美本申请的传统和惯例。新一季的申请,高校们或将延续保守态度,将更加要求申请人对自身实力正确评估。复杂国际形势下,美本的规划和申请如何准备成为了很多留学家庭的大难题。很多必然碰到的问题看似都没有标准答案,听到的观点也是众说纷纭。都说GPA重要,怎么能保障高GPA?如何面对激烈的同校竞争?活动该何时候做,该做什么?该怎么做?申请季选择学校时如何做出最佳判断?疫情对今、明年的申请者有什么影响?学长成功的申请背景有没有借鉴性?带着这些问题学美教育线下沙龙特邀各位家长及学生共同分析探讨留学新趋势,精析专业选择,现场互动问答为大家答疑解忧,您关心的问题学美创始人张恒瑞先生一次性给您彻底梳理清楚。沙龙大纲GPA护航如何实现?为什么到了高二高三小孩做了很多活动,家长还是很焦虑?什么样的活动才是对申请有用的?什么是有效的专业探索?如何选择申请时的专业?如何利用艺术特长在申请大U非艺术类专业时取得加分效果?活动与文书的关系什么样的文书才是招生官期望看到的文书?如何有效分配学生的时间在各项留学规划上?如何在校内竞争中取得优势?沙龙时间上海场:2021年8月28日(周六)下午一点半北京场:2021年9月4日(周六)下午一点半深圳场:2021年9月11日(周六)下午一点半主讲人介绍张恒瑞先生学美教育创始人&首席顾问从业已有25年的留学规划指导老师,有着非常成功的实践经验;目前,大女儿在宾夕法尼亚大学的沃顿商学院 (The Wharton School of the 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就读本科,二女儿就读于菲利普斯 · 安多佛高中 (Phillips Academy Andover),三女儿就读于菲利普斯 · 埃克塞特中学 (Phillips Exeter Academy) ,小女儿就读于上海美国学校 (SAS)。

标签教育

评论